当前位置

> 正文

制造业增值税下调3%的影响

2019/3/6 8:52:36 来源:wallstreetcn.com 作者:本文来源:黄文涛 >点击率: 我有话说(6298人参与)

[导读]

  增值税改革再进一步。2017年以来,我国进行了两轮增值税改革,改革实施后,增值税收入及增速均有所下降,这表明增值税的改革效果比较立竿见影。因此,进一步改革增值税,降低实体经济税负成本的空间还不小。在2019年两会上,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明确表示,要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普惠性减税与结构性减税并举,重点降低制造业和小微企业税收负担。深化增值税改革,将制造业等行业现行16%的税率降至13%,将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行业现行10%的税率降至9%,确保主要行业税负明显降低;保持6%一档的税率不变,但通过采取对生产、生活性服务业增加税收抵扣等配套措施,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继续向推进税率三档并两档、税制简化方向迈进。

  税率下调行业税负减轻,税率不变行业税负上升。无论企业生产的商品和服务价格是动态调整还是静态调整,增值税调整后,被调整行业由于销项税下降幅度大于进项税抵扣的减少,行业的税负会有所减轻,但税率没有变化的行业,会因为进项税抵扣的减少,行业的税负反而会有所上升。不过,在价格动态调整的情况下,行业税负的变动幅度要大于静态情况。对于具体行业,其税负的变化幅度要考虑到不同行业各个企业的中间投入和最终产出之间的比例关系。在中间投入相同时,企业的生产效率越高,最终产出越多,其增值税税负也会越低。

  增值税改革会坚持普惠性减税和结构性减税相结合,重点减轻制造业和小微企业负担,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与此同时,辅之以降低企业社保缴费负担、下调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等降费举措,并加大对乱收费查处和整治力度。我们利用投入产出法测算了本次增值税改革的实际影响。测算结果显示,在仅考虑将制造业等行业现行16%的税率降至13%,将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行业现行10%的税率降至9%,保持6%一档的税率不变的情况下,税率的调整能使减税规模达到3632亿元,占2018年GDP的0.40%;全行业增值税减税幅度为5.9%;制造业的税负会有所下降,农业、服务业、公共事业、采掘业的税负会有所提高。

  增值税改革再进一步

  3月5日李克强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普惠性减税与结构性减税并举,重点降低制造业和小微企业税收负担。深化增值税改革,将制造业等行业现行16%的税率降至13%,将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行业现行10%的税率降至9%,确保主要行业税负明显降低;保持6%一档的税率不变,但通过采取对生产、生活性服务业增加税收抵扣等配套措施,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继续向推进税率三档并两档、税制简化方向迈进。抓好年初出台的小微企业普惠性减税政策落实。这次减税,着眼“放水养鱼”、增强发展后劲并考虑财政可持续,是减轻企业负担、激发市场活力的重大举措,是完善税制、优化收入分配格局的重要改革,是宏观政策支持稳增长、保就业、调结构的重大抉择。

  增值税是一种流转税,依据商品(劳务)在流转过程中产生的增值额进行征税。在实际征收过程中,由于商品(劳务)新增价值在生产和流通过程中较难准确计算,因此,我国采用国际上通用的税款抵扣法征收增值税。即按照规定的税率乘以商品(劳务)的销售额计算出销售税额,然后再用规定的税率乘以商品(劳务)的购进价格计算进项税额,最后将销售税额与进项税额作差即是应交的增值税税额。

  2017年以来,我国主要进行了两轮增值税改革。一是2017年7月1日起,简并增值税税率结构,取消13%的增值税税率,并明确了适用11%税率的货物范围和抵扣进项税额规定。 二是2018年5月1日起,将制造业等行业增值税税率从17%降至16%,将交通运输、建筑、基础电信服务等行业及农产品等货物的增值税税率从11%降至10%。每一轮增值税下调实施后之后,增值税收入及增速均有所下降,这表明增值税的改革效果还是比较立竿见影的。尽管如此,增值税目前仍然是我国最大的税种,占全国税收收入的34%,占公共财政比重为39%。因此,进一步改革增值税,降低实体经济税负成本的空间还不小。

  增值税改革如何影响不同行业税负

  增值税属于流转税,企业缴纳的增值税税率的变化可以通过税负转嫁的方式传导至价格,进而对居民消费产生影响。但因为市场竞争和价格粘性两方面的原因,企业所生产的商品和服务价格会出现动态调整和静态调整两种可能。静态调整是指行业适用增值税税率调整后,产品和服务的含税销售价格不变。动态调整则是指行业适用增值税税率调整后,产品和服务的含税销售价格根据新适用的税率进行变化。

  无论企业生产的商品和服务价格是动态调整还是静态调整,增值税调整后,被调整行业由于销项税下降幅度大于进项税抵扣的减少,行业的税负会有所减轻,但税率没有变化的行业,会因为进项税抵扣的减少,行业的税负反而会有所上升。不过,在价格动态调整的情况下,行业税负的变动幅度要大于静态情况。对于具体行业,其税负的变化幅度要考虑到不同行业各个企业的中间投入和最终产出之间的比例关系。在中间投入相同时,企业的生产效率越高,最终产出越多,其增值税税负也会越低。

  具体来看,无论是静态调整还是动态调整,16%税率下调的影响主要有两部分。一是由于制造业行业大部分适用于16%的税率,16%税率下调将通过减少制造业销项税,直接减轻制造业的税负。二是对于原适用10%与6%税率的行业来说,16%税率下调将会减少这些行业的进项税抵扣,从而间接增加这些行业的税负。特别是考虑到原适用10%行业较少,而大部分服务业(尤其是电信服务业、金融业、信息技术服务和商务服务等现代服务业)适用6%税率,在税率调整后,这些行业的增值税税负必然会有所增加,增加的幅度除了税率还取决于制造业、建筑业等行业是否根据税率变化调整产品和服务的含税销售价格。

  由此可见,16%税率下调一方面能减轻制造业税负,这与减轻制造业负担,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目标一致。但另一方面服务业的税负反而会有所增加,这与我国步入工业化后期服务业蓬勃发展,特别是自主创新阶段需要研发、科学技术、商务等现代服务业的支持存在冲突。正因如此,总理表示在保持6%一档的税率不变的同时,通过采取对生产、生活性服务业增加税收抵扣等配套措施,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

  制造业增值税下调3%的实际影响

  增值税率改革的行业影响比较复杂。未来,增值税改革会坚持普惠性减税和结构性减税相结合,重点减轻制造业和小微企业负担,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与此同时,辅之以降低企业社保缴费负担、下调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等降费举措,并清理规范地方收费项目,加大对乱收费查处和整治力度。我们以将制造业等行业现行16%的税率降至13%,将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行业现行10%的税率降至9%,保持6%一档的税率不变作为基准情形,利用投入产出法测算了本次增值税下调的实际影响。

  3.1 增值税下调的实际影响:基于投入产出表的测算方法

  由于投入产出表揭示了国民经济各行业间的投入产出关系,因此,我们利用投入产出表测算增值税调整的实际影响。我们只需要确定销项税基、销项税率、进项税基、进项税率即可以大致测算出增值税调整的实际影响。

  首先,我们按照国家税务总局的有关规定确定各个行业适用的销项税率。在此过程中,由于税务部门征税范围与投入产出表中的行业分类并不存在完全的对应关系,主要是一些行业的产品或者服务可能涉及多个税率。对此,我们首先将投入产出表中的行业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大类行业进行匹配,在此基础上,再根据国税总局公布的税率进行行业销项税率的初次确定。其次,对于可能涉及多个税率的行业,我们在加权平均的基础上,进行适当调整,调整的一个主要原则是在国税总局税率规定的基础上,保证各行业增值税税负均大于零。在确定完各行业销项税率后,我们以各行业生产过程中中间投入的行业来源除以中间投入为权重,再乘以第一步确定的各行业税率确定加权进项税率。最后,我们用各行业总产出与存货增加的差作销项税基,中间投入作进项税基,然后根据以下公式即可以算出基于投入产出表视角下的各行业增值税情况:

  增值税=(行业总产出-存货增加)×销项税率/(1+销项税率)-中间投入×加权进项税率/(1+加权进项税率)

  加权进项税率=各行业销项税率×中间投入各行业占比

  3.2 增值税调整的经济影响

  测算结果显示,在将制造业等行业现行16%的税率降至13%,将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行业现行10%的税率降至9%,保持6%一档的税率不变的情况下,全行业增值税减税幅度为5.90%。2018年全年增值税为61529亿元的情况下,税率的调整能使减税规模达到3632亿元,占2018年GDP的0.40%。

  一般来说,减税后,企业为了提高市场占用率,会倾向于降低销售价格,从而使消费者也可以享受到部分减税红利。减税额在企业部门与居民部门的分配比例,则将取决于企业对价格的掌控力以及消费者的议价能力。

  如果减税全归企业部门,且企业将减税所得全部用于投资。以2018年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56.8%作为全行业资产负债率代理变量,加之2017年固定资产投资到资本形成的转化率为54%,3632亿元的减税额,可以形成8407亿元的固定资产投资与4540亿元的资本形成,从而拉动投资增速1.28%,带动GDP增速提高0.50%。如果减税全归居民部门,且居民将减税所得全部用于消费,3471.2亿元的减税额将直接拉动GDP增速提高0.40%。

  3.3 增值税调整的行业影响

  我们以应交增值税/销项税基作为行业实际税负的衡量指标,测算结果显示,所有制造业税负都会有所降低,服务业、农业、采掘与的税负会有所上升。其中,石油、炼焦产品和核燃料加工品、食品和烟草、非金属矿物制品、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品、纺织品、废品废料、其他制造产品业的税负均下降超过1个百分点。仪器仪表、金属制品、专用设备、通用设备、交通运输设备、电气机械和器材、通信设备、计算机和其他电子设备等装备制造业税负的下降也都较为明显。

  3.4增值税调整的上市公司影响

  我们用营业收入作为上市公司销项税基,营业收入与直接消耗系数的乘积作为进项税基,销项税率与进项税率沿用上文结果,计算税率调整对上市公司的影响。其中,我们以应交增值税/营业收入作为上市公司的实际税负的衡量指标。测算结果同样显示,制造业的上市公司税负会有所降低,服务业、采掘业税负会有所上升。其中,食品和烟草、纺织品、纺织服装鞋帽皮革羽绒及其制品、木材加工品和家具、造纸印刷和文教体育用品、石油、炼焦产品和核燃料加工品、化学产品、非金属矿物制品、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品、金属制品、通用设备、专用设备、电气机械和器材、通信设备、计算机和其他电子设备、仪器仪表、其他制造产品的上市公司税负会下降、利润会增加。不过,由于进项税抵扣的减少,农林牧渔产品和服务、煤炭采选产品、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产品、金属矿采选产品、非金属矿和其他矿采选产品、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燃气生产和供应、水的生产和供应、建筑、批发和零售、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住宿和餐饮、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金融、房地产、租赁和商务服务、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教育、卫生和社会工作、文化、体育和娱乐、行业的上市公司税负会增加、利润会减少。

  原标题《【中信建投 宏观】制造业增值税下调3%的影响——【产业之思】系列研究之九》

标签: 责任编辑:[ranfulin]

相关新闻